当前位置: pc蛋蛋 > 奇幻玄幻 > 一剑青萍 > 第一卷 两袖日月轮
第十七章 丧心病狂
作者:故鼎  |  字数:3544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06-18 22:23:42 全文阅读

大门外走出一行人来,为首的是一名青衣文士,面容儒雅,嘴角挂着一抹轻笑,看似风轻云淡,只有靠近了才能发现他眼中隐藏的一股凌厉。

他的身旁是一名身穿葛衣的老者,面容阴鸷,眼窝深陷,目光中透着一股邪气,饶是王修楠身为一门之主,十几年来历经大风大浪,在面对老者的目光时,也不由心中一悸。

“刘伯端,你怎么在这里?”李兴远面色一变,从椅子上跳起,目光在王修楠和来人身上打了个来回,惊疑不定,继而面沉如水,“好一个秀剑门,好一个王修楠!原来早就攀上了刺史府这棵大树,本官今日中了你这请君入瓮之计,输的不冤!”

李兴远连连冷笑,分明已经恨到咬牙切齿,王修楠面色一变,就要解释。

pc蛋蛋一身青衣的刺史刘伯端笑道:“李别驾这就错怪王门主了,刘某此次实属不请自来,如有叨扰之处还请见谅!”

李兴远冷眼旁观,一言不发,刘伯端的这番话,他哪里会相信?世上哪有那么凑巧的事,自己前脚刚到,对方就后脚赶来?

刘伯端也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,只是对着王修楠轻笑道:“初次登门,刘某备了份薄礼,聊表心意,还望王门主笑纳。”

刘伯端拍了拍手,一名身着秀剑门弟子装束的女子走了进来,人尚未到,早有一股血腥之气扑鼻而来。

女子白衣染血,右手提着一把不断滴血的长剑,左手不知提着个什么东西,往地上一掷,那圆溜溜的东西便一直滚到了王修楠和李兴远脚下。

从看见白衣女子开始,王修楠的面色就一变再变,震惊、不解、痛心、颓然不一而足,正要开口,却见身旁的别驾大人忽然哇地一声就吐了。

滚到他们脚下这个圆溜溜的东西,竟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!

可怜别驾大人身居高位,养尊处优,就是杀鸡都没见过,又哪里见的了这番光景?没有当场晕过去就已经是定力不凡!

王修楠看着地上的那颗人头,面色一白,却并非是受到了惊吓,她的脸上一片悲伤,轻轻地弯腰将之捧在怀里,不觉间已是泪痕满面。

“怎么样,王门主,对刘某的这份薄礼,可还满意?”

刘伯端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,只是这笑容在此刻看来,好似恶魔的诡笑。

王修楠抬头,没有理会刘伯端,而是看着提剑的白衣女子,好似忽然平静下来,眼中无悲无喜。

白衣女子下意识地退了一步,而后回过神来,咬了咬牙说道:“没错,师父暗会李别驾的事,是我告诉刘刺史的!包括上次大师姐恰好撞上李别驾的纨绔儿子,也是我设计的!谁让师父你如此偏心,什么事都依着大师姐,更要将门主之位传给她?我叶静竹只是入门晚了一点,凭本事,有哪一点比不上她李东嫱?”

白衣女子叶静竹的脸上露出一丝癫狂,继续说道:“还有三师妹,从小就和跟屁虫一样跟着李东嫱,从来不将我这个二师姐放在眼里,我忍她很久了!师父你就安心去吧,刘大人已经答应扶持我做这门主之位,有刘大人的支持,秀剑门必将在我手中发扬光大!”

王修楠静静地看着眼前陷入魔怔的二弟子,脸上露出一丝怜悯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,所谓哀大莫过于心死不过如是。

她平静地说道:“你可有想过这何尝不是在与虎谋皮?”

叶静竹的脸上露出一丝慌乱,事实上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,只是此刻早已没有退路,只能刻意不去多想,寄希望于对方会信守承诺。

王修楠不再看她,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刘伯端,惨笑道:“刘大人好手段!既然能一路直来这里,而这么久了也没有见到我秀剑门弟子示警,想必她们早已遭遇不测了吧?”

刘伯端淡然一笑,并不否认。

王修楠看了一眼一旁早已将胃中酸水都吐了个精光的李兴远,凄然道:“看来别驾大人一直被你玩弄于股掌之间,刘大人的手段,让人好生佩服!只是我秀剑门何辜,要被卷入这场争斗?”

pc蛋蛋李兴远好不容易站起身来,面色依旧苍白,神情却已大抵平静下来,他用袖子擦去嘴角的污渍,冷笑着问道:“成王败寇,这一局确实是我输了!只是刺史大人打算如何处置李某呢?”

这确实是个问题,李家在凤州经营已久,门生故吏遍及整个凤州,数十年来早已盘根错节,总不能如自己之前设想的对刘伯端一般,斩断耳目手脚,刘伯端毕竟是外地人,即便是乱杀一气,官场上的老油子多的是,什么欺上瞒下阳奉阴违都是用得驾轻就熟,保证能弄得刘伯端焦头烂额!

pc蛋蛋所谓阎王好斗小鬼难缠不过如是!

“呵呵!”刘伯端忽然笑出声来,“好一个李别驾,到了这个关头,便将王门主撇到一旁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倒也不愧是个枭雄人物!”

刘伯端继续笑道:“李别驾是料定了本官今日即便将整个秀剑门屠戮一空,随手栽上个名头,也不敢冒官场之大不韪,对别驾大人怎样是吧?如此别驾大人就算一时失势,仗着在凤州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,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!真是好谋算啊!”

李兴远的心思被看穿,看着狂笑不止的刘伯端,不知为何,心中竟生出些许不安。

刘伯端笑声止息,轻笑道:“既然被刘某看出了这份心思,刘某岂能让你如愿!正好回答你之前的问题,你觉得——别驾大人被秀剑门逆贼挟持,本官救援不及,竟被贼子得手,无奈之下只好兴兵剿灭一干逆贼,替大人报仇——这样如何?”

“你……你敢!”

pc蛋蛋李兴远面色苍白,额头渗出几许汗丝,声音都是如此微弱无力,分明是色厉内荏。

“让我来算算这是一举几得,”刘伯端扳着指头,“别驾大人身死,本官少了一个心腹大患,从此打开整个凤州的局面,这是其一;借着别驾大人的脑袋,也能震慑一番那些偷奸耍滑的老吏,这是其二;借着此次‘剿匪’之功,手下的弟兄们多了一番功绩,还不对本官感恩戴德?这是其三;将整个秀剑门的家底纳入囊中,正好解了本官燃眉之急,这是其四;秀剑门一倒,整个凤州的盘子就多出来一大块肉,而那些大小帮派被杀鸡儆猴,本官再软硬兼施,轻轻松松就能将之拿捏在手……”

刘伯端扳指算着,一只手竟算不下来,索性不去再算,对着李兴远露出一个杀机毕露的微笑,道:“如此多的好处,李大人还是去死好了!”

pc蛋蛋李兴远的眼中露出一丝惊慌,正要不顾颜面向着身前这个敌手开口求饶,便在这时,刘伯端身前一身葛衣的老者忽然动了,一步来到李兴远的身前,一记手刀插入了他的胸膛。

李兴远双眼圆睁,至死的一刻犹自不敢相信,对方竟然真的敢对自己痛下杀手!

刘伯端走了上来,轻轻说道:“李大人还请放心,本官马上就会将你那不成器的儿子送来,与你相见,好让大人在黄泉路上不至于太孤单!”

李兴远目眦欲裂,张口想说什么,身前的葛衣老者将手收回,掏出一颗心脏,一把捏碎,而后如扔破烂般将李兴远的身体一把推倒,道:“最看不惯你们这些当官的,一点都不爽利,杀个人还要唧唧歪歪半天!”

刘伯端也不反驳,笑道:“葛长老说得是,我辈久在官场,难免落了窠臼,倒是不比长老纵横江湖来得快意!”

听到刺史大人这般恭维,葛衣老者脸上并无得色,只是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王修楠,问道:“这个如何处置?杀了?”

刘伯端看了一眼王修楠,又看了一眼李兴远的尸体,轻叹道:“确实是个尤物,也难怪李兴远费尽心机,也想将你师徒二人纳入房中!不过本官可不是李兴远,也没有那番怜香惜玉的心思!”

王修楠抿着嘴,一把长剑横于胸前,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,就看看刘大人是不是有这个本事了!”

陷入绝境之际,困兽尤斗,何况是堂堂秀剑门之主,王修楠早已打定主意要殊死一搏。

pc蛋蛋刘伯端对着葛衣老者欠了欠身道:“有劳葛长老了!”

而后,刘伯端不再多看一眼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厅。

刘伯端站在院子里,打量着院中的名贵花草,或许是沾染了不少鲜血,显得尤为娇艳,只是那股浓重的血腥味却是分外刺鼻。

院中的战事也差不多快要完结,说是战事,事实上不过是一面倒的屠戮,有着内应配合,一众秀剑门弟子甚至还来不及拔剑,便被破门而入的带刀甲士用强弓劲弩射杀。

即便有见势不妙想溜之大吉者,也被带刀甲士围住,乱刃分尸。

分明大局已定,刘伯端的脸上看不出悲喜,也不见丝毫得色,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最终结果,一干护卫无声,只是小心警戒,避免被漏网之鱼冲撞了刺史大人的大驾。

片刻后,葛衣老人走出,慢条斯理地用袖子擦去了手上的血渍,来到刘伯端身前,与之并肩而立。

葛衣老人道:“里面的两个女人,都替你料理了,我已派出门人弟子去追捕那几条不在此处的漏网之鱼,只要这次手尾料理干净,你这刺史之位可能坐稳?”

刘伯端听出了老者的言外之意,道:“长老放心,若是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刘某哪来的颜面当这刺史?当然,答应贵宗之事,刘某定当全力以赴!”

葛衣老人终于满意一笑,忽然来了兴致,问道:“与我这魔门余孽狼狈为奸,刘刺史就不担心坏了前程?”

pc蛋蛋刘伯端自嘲一笑,道:“亡国孤魂,何来前程一说?若是能有朝一日翘倒大靖这棵大树,刘某何惜此身?”

两人对视一眼,忽地会心一笑,只是有几分真心,就唯有他们二人知晓。

葛衣老人道:“既然这里已经尘埃落定,老夫就先行一步了!”

刘伯端拱了拱手道:“恭送前辈!”

葛衣老人大步走出门外,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刘伯端站在原地,脸色一阵阴晴不定,不知思量着什么,指甲深深掐入手心而不自知。

良久,他的面色又恢复平静,似乎最终还是放弃了某个谋划,对着身前招了招手道:“传令下去,枭首,记功!”

片刻后,院中传来一片欢呼声,只是血腥之气却又浓了几分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