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pc蛋蛋 > 奇幻玄幻 > 一剑青萍 > 第一卷 两袖日月轮
第一章 种魔
作者:故鼎  |  字数:4294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05-24 21:06:55 全文阅读

pc蛋蛋二月的春风又一次从人间滑过,顺着玉龙河蜿蜒而下,吹绿了沿岸的草木,偶尔拂过面颊也没有丝毫寒意,倒似情人的手,轻软柔滑。

“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照我还。”

手中捧着一本线装大书,扉页上赫然写着“春秋新编”四个大字,李行欢坐在一株垂柳之下,背靠树干,目光却已不在书中。

春风依旧是春风,只是此身却已非江南,更不见当时明月,就连手中的《春秋》,也不是记忆中熟知的《春秋》。

看着水中的倒影,依稀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,嘴角轻抿,双唇单薄如剑,倒是给人一种薄情负性的感觉。

这就是他如今的模样了。

上天到底是和他开了一个怎样的玩笑,才会将他送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即便思考了近十六年,也依旧没有一个答案。

梦里不知身是客。

有时他也会想,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,不过是一场荒诞而又滑稽的大梦,只是却不知究竟是庄周梦蝶,还是蝶梦庄周。

他抬头望天,似乎想望穿无尽时空,重新再看一眼那记忆中的高楼尘烟,然而最终映入眼帘的,唯有碧蓝如洗的晴空,以及几片悠悠飘过的白云。

pc蛋蛋“今天是个艳阳天啊!”

他这样想着,不由嘟哝出声,眉间闪过一丝怅然,心中却是轻叹,到底还是意气难平。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忽然在耳边响起,打断了李行欢的思绪。

他转头望去,原来是几名浣纱女浣衣归来,说笑着从他身前走过,洒下一串串悦耳的音符。

目光飞快地从她们胸前的高耸上扫过,李行欢摇头晃脑,诗兴大发,似乎是想吟上几句合情合景的诗句,却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,沉吟半天才憋出一句:“年轻真好!”

“噗嗤!”

看着李行欢这幅老气横秋的模样,几名路过的少女笑得前俯后仰,只是笑着笑着,脸上却不知为何竟飞上了两朵红霞。

李行欢不禁有些得意,自己现在这张脸虽然不见得有多俊俏,却极为耐看,连他自己每天看了都不由赞上一声,“好一个浊世佳公子,翩翩美少年!”

当然,如果把自己身上那套粗麻布做成的衣服,换成一袭丝绸织就的白袍,那就更能体现出自己的俊逸风姿了。

“欢哥……”

忽然,一个怯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,李行欢刚一回头,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。

一名体态婀娜的少女俏生生地站在他的身前,俏丽的面颊一片羞红,见李行欢看了过来,顿时低下了头,有如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。

“小荷?”

李行欢也是呆了一瞬,才回过神来,干咳一声掩过面上的尴尬,问道:“怎么了?找我有什么事?”

少女名叫小荷,是一家酒铺老板的女儿,就住在他家对面,从小和他一起长大,也算是他的青梅竹马。

pc蛋蛋只是如今他才发现,当年那个一脸鼻涕整天粘着自己的小女孩,原来在不知不觉间竟已出落得亭亭如玉。

“欢哥,这是我自己做的桂花糕,”少女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包,声音却越来越低,几不可闻,“看了一上午的书一定饿了吧?赶紧趁热吃,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……”

下意识地接过少女手中的纸包,李行欢正想道谢,却见少女如一朵云般飘了出去,白皙如玉的面颊早已红透,脚步却不知为何竟是异常轻快。

pc蛋蛋“这丫头,还是这么害羞!”

李行欢摇了摇头,打开纸包,拈起一块桂花糕,咬了一口,一股软糯的甜香顿时在舌尖上绽放开来,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恍惚间有点像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。

“烦人的春天啊!”

如一湖春水被风吹皱,原本一片平静的心中顿时荡起一丝涟漪,李行欢顿时有些心猿意马,不由轻叹。

“欢哥哥,人家也做了些点心,你要不要尝一下呀?”

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耳畔响起,光是听声音,都让人骨头不由软了几分,未见其人,却早有一缕幽香暗渡。

来者是一名娇媚入骨的女人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气息,一身紫黑色的轻纱包裹住那热辣的身躯,秀发轻撩时显露出的一抹风情,让人心跳都不由快了几分。

她貌似不经意地从李行欢身下扫过,掩嘴轻笑,眉间尽是调侃的意味。

李行欢顿时有些尴尬地将身体往后缩了缩,若无其事地说道: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你这狠心的小冤家,”女人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哀怨,“人家无时不刻都在惦记着你,你却一点都不把人家放在心上,还问人家来做什么!”

美人娇嗔,妙目生波,温言软语之下,纵使是百炼钢也要化为绕指柔。

偏偏郎心似铁,不解风情,李行欢皱了皱眉,直视着那张宜喜宜嗔的俏丽面孔,眼中却没有丝毫留恋,反而显得有些恼火。

“你难道不知道朝廷的人正在到处找你?呵,好一个大楚余孽,视皇宫大内如无物,搞得满城风雨,就是整个玉京大索三天也找不到半个影子!现在缇骑四出,到处都是暗夜司的人,你竟然还敢大摇大摆地四处晃荡,好大的本事,好大的胆子!”

李行欢在冷笑,脸上尽是压抑不住的恼怒,说到最后,几乎是压着嗓子在低吼。

女人怔了怔,看着李行欢气急败坏的样子,心中却是淌过一股暖流。

“噗嗤!”

女人忽然笑了,如同一朵绝美的罂粟花,明知有毒,却还是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,宁愿醉死在这甜美的笑容中。

“你在担心我?”女人眨了眨眼,忽然凑了过来,“我说小弟弟,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姐姐了吧?”

李行欢先是一愣,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恍惚,接着看见了女人脸上的一抹促狭,顿时抓狂地跳了起来,一不小心,脑袋却撞到了身后的树干。

“你这疯女人!”眼看女人笑得花枝乱颤,李行欢摸着头上刚刚撞出的包,恨恨地说道,“早知道老子当初就不救你了,让暗夜司的人把你抓走,倒还落个清净!”

说到那天发生的事,两人都有些唏嘘,李行欢至今也没想清楚,为何一向谨慎小心的自己,会冒着天大的风险,在重重暗卫搜捕的情况下,将女人藏了起来。

而女人也觉得有些好笑,相处了半个月,她对李行欢的性格也有了一定了解,早就明白眼前这名少年嘴硬心软,有贼心而没贼胆,而她每天最大的乐趣,就是调戏一下少年。

“你忍心吗?”

女人眨巴着眼,一脸无辜,果然,李行欢瞬间就没了脾气。

“不行,这里不安全,你必须立刻离开!”

pc蛋蛋李行欢咬了咬牙,便要拉着女人离开,他的脸上虽是无奈,眼中却闪过一丝果决,“暗夜司的人都长了一个狗鼻子,更何况我早就被他们盯上了,不超过一炷香的时间,他们就会找到这里来!”

女人的心中涌过一丝感动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
李行欢一拉之下没有拉动,不由转过头来,投给她一个疑惑的眼神。

“好了,今天就不调戏你了!”无视李行欢一脸的恼怒,女人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捏,一声轻笑,“真当姐姐没有一点准备吗?”

说着,她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几枚铜制的腰牌,在李行欢眼前晃了晃。

李行欢从女人手中夺过腰牌,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,待看清腰牌上刻着的飞鱼图案,以及数点干涸的血渍,不由瞳孔一缩。

“这是暗卫的身份腰牌?你把附近的几名暗卫都杀了?”

李行欢不笨,当即就明白了女人想向他表达的意思,脸上却还是闪过一丝吃惊,他没有想到女人竟然如此大胆。

女人娇笑不已,眼中却尽是戏谑。

pc蛋蛋李行欢顿时又恼怒起来,自己为这女人操碎了心,她却还在这里没心没肺的等着看自己笑话,合着自己刚才的举动,都是那么的多余。

“不对!”然而片刻后他面色又是一变,“即使你杀了这几名暗卫,最多也只能拖延三个时辰,而三个时辰后,暗夜司的人还是会找到这里……”

李行欢忽然直直地看着女人,“所以你是要走了,这次来,也是为了和我告别,对不对?”

女人笑容收敛,并不否认,脸上也没有丝毫意外,她早就知道以李行欢的聪明,迟早都能猜到自己的用意。

“你就不能笨一点吗?”

女人轻叹,摸了摸李行欢的头,虽然依旧在笑,脸上却多了几分落寞。

李行欢苦笑,也不再计较女人的举动。

虽然他早就明白迟早会有这一天,然而真到了分别的时候,心中却还是难免有些不舍。

“对了!”女人好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你之前不是一直都想让我教你武功吗?”

李行欢苦笑摇头,脸上露出几分无奈,“你不是早就试过了吗,我气海漏了个洞,根本就存不住半分气机!”

早在第一次听说这个世界真的存在着一些高来高去的武学高手时,李行欢就动了习武的念头,在与女人相遇,并见识过她隔着数丈远一掌熄灭烛火的本事后,这个念头就变成了行动。

然而无奈的是,他的身体有缺,根本无法习练任何内家功法,这件事最后也只好不了了之。

“莫非……”

看着女人的表情,李行欢心头狂跳,隐隐猜到了什么,眼中闪过一丝期待。

女人从怀中取出一张有些泛黄的卷轴,有些犹豫地说道:“这是我在皇宫找到的一个卷轴,上面记载着一卷残篇,或许你可以试试。”

李行欢接过女人手中的卷轴,将其展开,只见扉页上写着“种魔篇”三个大字,然而这份卷轴似乎并不完整,只有一半,像是被人从中间撕开。

女人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:“本来我并不想把它交给你,这似乎是一门极其霸道的魔功,更重要的是它并不完整,难有后续,不过看在你那么想练武的份上,做姐姐的也只好尽力满足你的愿望,至于要不要练,就看你自己了,反正我留着也没用!”

李行欢抬头,看见女人朝着自己眨了眨眼,一脸毫不在意,心中却是流过一丝暖流,他明白女人虽然说得轻松,然而皇宫大内戒备森严,又岂是善地?能让女人如此珍而重之的东西,哪里会是凡品!

pc蛋蛋李行欢继续看下去,这果然是一篇极为适合他的武学,并不需要将气机存储在气海,而是由经脉流经全身,来锤炼体魄,达到一种类似于外功横练的效果,倒有点像“金钟罩”“铁布衫”一类的武功。

不同的是,这门魔功更为精微玄奥,内外兼修,不是寻常外功所能比拟,其中晦涩之处,连李行欢也难以理解。

“以身为饲,以念为种,阴极阳生,是为种魔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李行欢有个好习惯,那就是在遇见不明白的东西时,立即虚心请教,绝不会不懂装懂,所以,他当即投给了女人一个疑惑的眼神。

女人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,忽然伸出一只纤纤玉手,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。

轰!

李行欢先是觉得眉心一凉,接着大脑一阵轰鸣,恍惚间,似有无数文字和图像涌入脑海,整个人就这样昏了过去。

无尽的黑暗中,忽有一点光生。

李行欢不知自己是谁,身在何处,要做些什么,只是凭着一丝仅存的本能,不断追逐着前方那点可望而不可及的亮光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,当他的手触及那点亮光,整个世界都忽然亮了起来,变成白茫茫的一片,耀眼的光芒刺得眼睛有些酸涩。

当他再次睁开眼,才发现身前悬浮着一颗玲珑剔透的黑色莲子,仿佛由墨玉雕成。

当他静静地注视着这枚墨玉莲子的时候,它忽然动了,在李行欢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中,径直射入了他的眉心。

“以身为饲,以念为种,阴极阳生,是为种魔!”

pc蛋蛋似乎有个宏大而威严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,李行欢头痛欲裂,偏偏意识却异常清晰,隐隐间好像明白了什么,又仿佛什么都不明白,想要去凝神细思,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记不清了。

“啊!”

脑海中有如翻江倒海,又似一壶沸腾的开水淋了进来,李行欢不由惨叫起来。

忽然,眉心一凉,李行欢恍惚中能感受到那是一根纤细而柔软的手指,有如凉玉一般轻轻地抵在了自己眉心,而自己翻腾的脑海也渐渐平复下来。

“小冤家,姐姐走了,记得姐姐的名字,我叫顾羡云,千万别忘了哦!”

迷蒙中,似乎有个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耳畔传来的温热气息,又酥又麻,让人留恋不已。

“别……别走……”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